農產品貼上“有機”標簽,消費者買賬嗎?

原標題:農產品貼上“有機”標簽,消費者買賬嗎?   圖為五月二十八日拍攝的,恩陽區下八廟鎮安居村的原鄉農庄水田種植的有機水稻。   近日,村民在巴州區花溪鄉的土雞養殖基地內給雞喂食。   正處於有機轉換期的恩陽區下八廟鎮安居村脆冠梨產業園。   ——巴中生態農業新探索帶來的思考   市場上的雞蛋種類繁多,價格差異大。是否價格越高越營養安全?事實証明,在社會誠信體系缺失的背景下,即便給農產品貼上“有機”標簽,消費者也並不一定買賬。   如何重塑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的信任關系?在巴中,一種被當事企業稱為參與式保障體系(Participatory Guarantee System,下簡稱PGS)的農業發展模式試圖解決這個問題,但也引起了爭議。   什麼是PGS?PGS能解決哪些農業問題?這種模式能否推動生態農業發展?帶著這些疑惑,記者進行了調查。   1   生態養殖   土雞每公斤賣到60元   5月22日一大早,巴中市巴州區花溪鄉新廟村村口,村民拎著土雞和雞蛋,向前來收購的企業交貨。村民何世英家裡養了七八十隻土雞,這幾天剛下了二三十個雞蛋。“雞蛋1.2元個,1.5公斤重的土雞賣90元隻,每公斤可賣到60元。”何世英說,自己拿到市場上賣,最近土雞最高也才48元/公斤。   價格優勢得益於與企業合作。幾年前,何世英與四川塔基崧源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簽訂協議,由公司提供雞苗和養殖技術,並負責疾病防疫、統一收購。農戶要做的,就是嚴格按照公司要求進行有機養殖。“不能給雞喂商品飼料,要喂玉米、黃豆、米糠,雞生病了不能喂西藥,要熬中藥。”何世英說,每周技術人員會不定期到家裡來指導和檢查,一年下來收入有七八千元。   “現在村裡有10多戶農戶跟企業合作養殖土雞,人均增收3500元以上。”新廟村黨支部書記何川介紹,過去的荒山坡也種了玉米等青飼料。   除了養殖土雞,該公司還在當地發展有機水果。在花溪鄉新廟村脆冠梨產業園內,成片的梨樹已經挂果,一顆顆梨子已長到乒乓球大小,等到7月底就能採摘。   “我們種的是優質高產的梨品種,前幾年對梨園進行了有機改造,目前正在有機轉換期。”該公司負責人蒲正渠介紹。2015年,公司在新廟村建立了1170畝有機生產示范基地,帶動花溪鄉新廟村、明山村等周邊農戶475戶1160人從事有機土雞、有機水果、有機糧食(食料)生產,並直接帶動區域貧困戶55戶206人,實現貧困戶戶均年增收8500元。   “巴中生態環境好,特別適合發展生態農業。”蒲正渠說,不過,找到一條適合山區農業的發展之路,並不容易。   2   一波三折   規模農業遭遇“滑鐵盧”   走進如今的花溪鄉新廟村,隻見一棟棟灰瓦白牆的樓房依次排開,一條條干淨整潔的水泥路通到各家各戶。   “2014年以前,村裡基礎條件差,村民普遍貧困。”何川說,全村貧困人口比例佔總人口的28%,很多人住的都是土坯房。   隨著脫貧攻堅政策實施,當地新建了新村聚居點,水、電、路等基礎條件也逐步改善。   不過鄉村振興卻卡在了產業發展上。從2012年起,當地引進四川塔基崧源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發展金銀花產業,新建金銀花標准園1200畝,由公司提供種苗和技術,農戶出地出力,並由公司保底回收。   金銀花的產量高、效益好,起初村民的種植熱情很高。“我家裡種了8畝多金銀花,從5月開花,一直要採到9月份。”何川說,2013年,鮮花賣到16元公斤,由於人手不夠,還有3畝多地沒來得及採收,但最后還是賣了2萬多元。   75歲的何世英也和老伴在家種了2畝金銀花,“一年下來,我們兩個老人也能掙六七千元。”何世英說。   金銀花是勞動密集型產業,除了盛花期需要大量勞動力採收外,平時還需要進行治虫、施肥、修枝等管理。然而,村裡不少青壯年外出務工,產業疏於管理,出現了金銀花大面積死苗現象。   “死苗很可能跟種植過程中村民大量使用農藥和化肥有關。”何川說,“過去大家都是散居,房前屋后可以養豬養雞,農家肥充足,集中居住后就沒有地方喂養家禽了。”此外,新修的聚居點離村民承包的土地太遠,有的村民去田裡干活要走2公裡遠。“大家都寧願去外面打工,掙現錢。”   農村空心化問題日益嚴重,也讓企業發展面臨危機。“企業流轉土地面積過大,導致生產監管困難,再加上勞動力年齡結構偏大,生產效率低、技術缺乏。”蒲正渠說。   金銀花規模種植失敗,產業發展該何去何從?   3   創新模式   建立產銷間互信關系   蒲正渠說,目前,國外推廣的PGS模式,倡導的是小農戶的有機生產,既可以解決監管難題,又能激發農民的生產積極性。   具體如何實施呢?塔基崧源的實踐是,“按照國家有機生產標准制定了一套細化的生產標准,同時,農戶要加入這個體系也有門檻。”據公司負責生產基地建設的負責人安全民介紹,主要通過銀行征信看申請農戶的個人信用記錄。   此外,企業還會嚴格監管農戶養殖環節。“我們有專門的監管人員,同時要求農戶對用藥、用料做記錄。一旦發現違規,會立即中止合作關系。”安全民說。   企業和農戶間形成利益共同體,按高於市場價的價格收購農產品也調動了農戶的生產積極性。   記者注意到,該企業在其線上平台的售價比收購價貴約一倍,1.5公斤重喂養時間300天的巴山土雞價格為175元隻,喂養時間在400天的價格為330元隻,而40枚裝的原種土雞蛋(有機)賣到了200元一盒。這樣的價格市民買賬嗎?   綿陽市民張華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認為賣價太高,“現在的雞肉四五十元一公斤,我覺得接受的人可能不多。”   成都市民賈瑞琪則認為“有機”是個噱頭,“現在有好多人會相信這就是真正的有機呢?反正我不太相信。”   如何讓生態農產品獲得消費者認可?“我們在成都都江堰建了一個700多畝的有機體驗園區。”蒲正渠介紹,在銷售端,主要通過線下品鑒活動、實地考察、體驗式消費獲得消費者信任。   4   專家建言   未來還需政策支持   不過,該企業所稱的PGS卻受到了專家的質疑。 #p#分页标题#e#  企業自己制定標准,自己監督生產,然后再從中獲利,擺脫不了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的嫌疑。國際社會生態農業CSA聯盟聯合主席、分享收獲農場創始人石嫣也持懷疑態度,“塔基崧源的模式不能完整地稱為PGS模式,可以說是訂單農業。真正的PGS不是企業自訂一套標准,它要求有一個有農戶代表、消費者、農業大學的教授、專家、社會組織等參與進來的小組委員會,對農場有經常性的考察活動,同時進行匿名評審。”   蒲正渠也坦言,目前對小農戶進行認証還不具備條件,主要通過設置加入門檻、進行過程監督來把關。為此,企業一方面倡導PGS,一方面也進行了土雞的第三方有機認証。“為了打開銷路,我們希望通過這些証書、資質為自己的產品背書。”   雖然這種改良版的模式是不是PGS存在爭議,不過四川省委黨校新農村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大鵬認為,“一個模式不管它叫什麼,檢驗其好不好就是看它的產品能不能賣出去掙到錢。如果小農戶通過這種方式把產品賣出去了,說明這個模式有效果,取得了消費者的信任。”   對於PGS未來的發展,行業內人士普遍認為,PGS目前已在歐美、印度、巴西等地流行,作為一種生態、健康、公正的農業發展方向,其前景可期、潛力可觀。   不過,有機農業還面臨生產成本高、市場拓展難等瓶頸。對此,石嫣建議,在市場還沒有培育起來的時候,政府應對生態農業多一些政策支持。   延伸閱讀   什麼是PGS?   PGS(Participatory Guarantee System)是基於信任的參與式保障體系,是國際有機認証聯盟倡導並推崇的綠色生產方式。   根據IFOAM(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)的定義,PGS是一種地域性的質量保証體系。其基於當地利益相關者的主動參與,對生產農戶進行評估,建立在信任、社會網絡和知識共享的基礎之上。   通俗點講,PGS通過生產者、消費者以及其他的社會相關利益方等各方參與,在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構建一種信任關系,讓所有參與者都認可農戶的生產方式是有機的,產品是有機的。PGS強調農產品的直接出售,避免過多的中間環節,讓消費者能以更低的價格購買到有機產品。   PGS主要解決小農戶難以獲得有機認証的問題,因為區別於目前主流的第三方認証,PGS認証成本更低。記者手記我們需要什麼樣的農業?   採訪中,一個現象引起了記者的注意。   雖然企業收購價要高於市場,但一些養雞大戶並不願意加入。“企業要求的喂養時間更長,一般要喂10個月,我們自己養,隻要4個月就可以出欄,一隻雞平均兩三公斤,一公斤能賣26-28元。”一名養殖戶說,“我們就是以量取勝盈利,如果按照企業的方式養還沒有我自己養賺得多,那我肯定不願意合作。”   追求產量和利潤最大化,正是當前工業化、規模化農業發展的表現。然而,農業資源被過度開發、農村面源污染嚴重、農業生態系統退化,一系列生態環境和農產品質量問題隨之出現。   PGS的出現,給一味追求產量的工業化農業提供了一種新視角,是對市場呼喚本真安全味道的一種回應。特別是讓貧困山區的生態農產品進入高端市場,它不失為一種可行的解決方案。   正如採訪中專家所言,“城市和鄉村的生產者和消費者,不單單是貿易關系和買賣關系。”推動建立一種可持續發展的城鄉伙伴關系,讓農民願意參與,同時讓消費者接受,或許是這種新型農業模式更大的願景。□記者 史曉露 文/圖 (責編:袁菡苓、羅昱) (责任编辑:admin)